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医德医道 > 正文
编号:12530176
《一个医生的故事》:医生的沉思录 怎样才是好医生?
http://www.100md.com 2015年4月20日 健康时报
 医生的沉思录

     郎景和院士:怎样才是好医生?

    对病人: 没关系我给您找关系

    做什么事情,有个熟人,找个关系,似乎方便些。看病好像也是这样,入院手术好像也是这样。但是,看病、治病、入院、手术,好像都该一样,因为病情的轻重缓急、治疗的手段措施,才是安排计划的基本考虑和出发点。

    有一天早上交班,依床序的病人卡号顺延交下来,会不经意地说,这是某某介绍来的。我发现,也挺怪的,几乎每个病人都会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方法找到医院或科室的某某,构成了“关系”。

    接下来,有个农村老太太,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我说:“这个老太太没关系?我来找个关系,那就是我……”

    护士在那牌卡后面用铅笔写了一个“郎”字。

    都有了关系,也就都没了关系,这就平等了!其实,诊断如何完成、治疗如何选择、手术如何完成,和“关系”真没什么关系。

    我不认为在这些过程中,大夫还在想着这些关系。我希望,都有关系,或者都没关系。

    据说,有一门学问叫“关系学”,甚至有专著。社会生活、人际交往不可能不构成关系,问题是如何构成关系、如何对待关系或处理关系。亲朋好友、陌生路人,都会发生交往;公事私事、经营办理,都会遇到关联。诚信善待、谦和助人大概是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恪守的基本准则。

    医生生活在社会中、人群中,也在关系里、关系中,互相关照、互相帮助,也在情理之中。但可以坦诚地说,在诊治疾病的具体过程中,这些显然不起主导作用,甚至起不到作用。

    试想,在手术中,什么叫好好做!什么叫不好好做?都得认真负责的好好做呀,谁敢不好好做呢?如何不好好做呢,连“技术”上都掌握不了。医生的职责使然、医生的良知使然,一视同仁绝不是一句空话。每个病人都应尽可放心的。

    做医生: 当过病人就会换位思考

    作为一个男妇产科医生,肯定不会亲身遭遇妇产科的任何疾病和问题。其他疾病,其他性别也一样,医生不是靠自己亲身经历去认识疾病和积累诊治经验。

    所谓“换位思考”当然主要指理解、体恤病人 的感受、愿望和要求。

    三年前,我得了急性阑尾炎,外科医生决定立即开刀,施行阑尾切除术。手术很顺利,术后恢复也很好。

    要出院了,我想再换一块伤口敷料。一位护士说:“就送来。”我等待着、焦急地等待着、耐心地等待着……许久时间过去,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其实,就是一块纱布而已。

    没有责怪之意、没有抱怨之意,事情太小太小,连我自己也会忘记,或者不在意。

    可是,我知道了什么是“换位思考”。

    病人住在医院里,没有什么事可做,除了自己的病,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想。无非是体温如何、能吃什么、什么时候换药、拆线、何时可以出院……医生或者护士告诉什么、答应什么,就占据了全部思想,会老是想着、盼着。无论这件事儿是大、是小,对病人来说就是大事,至少是所企盼或等待的唯一的一件事儿。

    于是,答应病人的事一定要按时办,千万别忘了。哪怕就是一件很小的小事。

    有时,真可能是件大事:几年前,我下午要去看门诊,走廊过道碰到一位外科老护士穿着病号服。

    问其怎么了?她说:“可能是直肠癌,明天要手术。”又询问了一些情况,觉得很像是阴道直肠隔的深部浸润型子宫内膜异位症。

    因忙着去门诊,就说:“我看完门诊查查你,你等着!”

    门诊看得很晚,回到病房已七点多钟了。那位护士还在等着,经过检查,的确像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外科主管大夫商量,暂时取消了次日的直肠癌的手术。最后还是内异症。

    文图均摘自《一个医生的故事》,郎景和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令人感动的医者情怀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郎景和的新书《一个医生的故事》上周在各大书店上架,150个小故事,还原了其从医生涯中的点滴经历,超出了疾病、技术、医生的单向度视角,也引发了医疗界对医学人文精神的再思考、社会公众对医患关系的再热议。

    医与患都不禁想问,郎景和自述故事里的医患关系为何如此温润,为何与当下充斥血泪、暴力、猜忌的医患关系大相径庭?难道郎景和是在另一个真空环境里?

    非也,郎景和同样经历着从不信任到信任的挣扎,从失败到重获信心的落寞,从懵懂莽撞到如履薄冰的成长……那是谁让他趟过这条生命的河?是他内心深处的医者情怀!正是这份情怀让他选择用仁爱、安慰、换位思考来解决关于疾病、医患乃至社会的种种问题和困惑。

    郎景和的故事还原了医患间的本真关系,而这种关系其实处处在、时时在。“郎景和式的医师”以前、当下都很多。

    数月前,网络红人、北京积水潭医生@烧伤超人阿宝的博文《从医生涯的三次落泪》红遍了网络,阿宝在面对死亡线上挣扎的患者的同时,也面对着太多令人纠结的社会恶相和丑陋的人性阴霾,但阿宝内心的医者情怀战胜了自我,最终选择了竭尽全力。

    本月,央视刚刚评选出“最美医生”,他们的身上有着穿越生命的感动,但似乎依然支撑不起我们对医患关系的信心。信心很大程度上被当下医患间的恶性传播所遮蔽,在“魔镜”里能见的医患关系充斥着冷漠和对立,而真实发生在身边的感动却常常因为“习惯”或“应该”而被忽略。

    郎景和院士的150个小故事似一场“肖申克的救赎”,面对大环境的压力、误解甚至是伤害,医者有理由逃避、消极、对抗,将医者情怀埋藏于心底,但更有理由重新找回自己,一个用爱、用责任扛起生命的医者。当生命在伟大和脆弱间摇摆,惟有放下前嫌,用信任互拥,方能收获温暖。

    曾记得,人民日报官微转发了一个不成功的抢救案例《她走了,第五次心肺复苏之后》,当日创造了3万多的转发量,网友评论说第三次复苏成功时抢救者的笑容、第五次复苏失败后抢救者的泪水定格了最初最真的医者情怀,在泪眼和祈福之外,满屏是宽容、理解和信任。

    我们站成怎样的姿态,世界就是怎样一个姿态。渴望和寻求郎景和笔下温润的医患关系,不妨从拯救心底那份被深埋的医者情怀开始,何况医者情怀原本就在、一直就在。拯救者不是别人,只有你自己。 (施琳玲)

    医生的沉思录

    作者简介:郎景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

    回顾:无所畏惧的年轻医生

    1976年7月28日凌晨三、四点,唐山地区发生7.8级大地震。当时我正在产科值班,一位孕妇产程进展不顺利,宫口开4厘米(一般10厘米算是开全)却不再扩张,宫缩还可以。要检查再做处理。

    这时强烈的震动发生了,甚至难以站稳,头上的无影灯摇晃着,架子上的盐水瓶、消毒液,瓶瓶罐罐噼里啪啦地摔碎在地上。刚生过孩子的德国妇女在对面的病房里惊叫着,一些待产妇也从病房里拥出来。我和护士都没觉得多可怕,因为我们没经历过,不知道多严重。我让护士去安抚病人。外面稍微安静下来,我要把这个产妇问题处理好。

    宫口条件不好,产力强而无效,又有地震不停地摇晃。我当机立断施行宫颈切开,尽快结束分娩。还在不停晃动,灯光摇曳,墙壁吱嘎作响。似乎听到医院里嘈杂声、呼叫声,医院总值班已从电话下达了维持秩序、安顿疏散病人的指令。我要尽快完成手术,娩出胎儿,保证她们的安全。

    我让一位年轻医生扶好照明灯,一是怕脱掉下来砸着病人,二是为我手术固定光源聚焦。我迅速切开宫颈,用吸引器牵拉娩出孩子。助产成功,小儿高声啼叫。这个在危难时降生的孩子,似乎在为所有人加油鼓劲,战胜困难,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多少年过去了,难忘的地震之夜,我眼前时常会出现摇晃的无影灯,耳边回响起那婴儿高亢的啼叫声……我也会奇怪,当时为什么没有一点儿怕,即使是现在的回忆。

    检讨:手术台上更要谨言慎语

    手术过程和信念不无诗情画意,一台艰苦手术,境遇和心情完全可用“千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形容。如卵巢癌肿瘤细胞减灭术的目标和不韧精神,真如领袖教导:“对于反动派,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手术至尊神圣,手术者紧张无邪,可鸦雀无声,庄严肃穆,似乎也可间或轻松和怡。

    术中,手术人员讲话应注意,特别是局部麻醉、半身麻醉,病人会清楚或不甚清楚地听到。不严肃、缺乏保护性的话语会给病人造成伤害。手术室里最重要的是台上的病人!一切以病人为中心,包括术中说话。

    曾发生一起麻烦事:从腹腔镜剔出大小不等6个子宫肌瘤,术者想完成后一并拿出。有一个小肌瘤不好找,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怎么少了一个。”“找不到。”“丢了一个。”最后找到拿出来了。但病人迷迷糊糊听到,认为大夫把一个肌瘤落到肚子里了,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纠结很长时间……

    供认:伤口坏了却成了朋友

    36年前我做了一个剖腹产,正值十月一日,孩子起名“国庆”。当年我 36岁,孩子和我同属蛇。

    多数孕产妇,印象也不会很深。可这位产妇不同,她的剖腹产伤口始终不愈合,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

    我每天给她换药、处理伤口,会有些疼,但却笑着或说点什么,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还是鼓励我放手动作?都有。2周过去了伤口还没好,创面也不干净,必须扩创处理,病人欣然同意。

    我和吴葆桢大夫一起做,认真细微,把一些不健康的组织去除,形成干净的创面,又用张力线进行缝合。以为没问题了,一周后伤口又裂开了,我们非常恼丧内疚。病人却说没关系,总会长上。我们又想了很多办法,牵拉法、中药捻子法、溃疡油纱条……每天换药。又做了两次扩创。总算是长上了,孩子都满月了。

    病人一直安详、和平、配合;微笑着、期许着,鼓励着。这让我不安和愧痛。虽然后来查出她有糖尿病和红斑狼疮,也是影响伤口的不良因素。

    她依然到医院看我们,虽然没有多少事。我们变熟悉,她们一家或到英国或到澳大利亚,遇到我们去开会,一定要看我们。那长达一个多月的换药、手术,不是痛苦的回忆和不满的哀怨,而是温暖的缅怀和理解的情谊。

    思考:要永远走到病人床边去

    科学技术延伸、增强了医生的感官能力,经典的视、触、叩、听似乎是操场上的“一二一”,令年轻医师乏味生厌。医生是不是离病人越来越远?

    医生主要工作是与病人直接接触完成,经验仍是基本的。有经验的医生可从一瞥一嗅中作出令人惊奇的判断。电脑必以存入的经验和信息为基础,对其结果的认识和使用亦需经验。医生没有任何理由小视与病人面对面的工作——临床一线的实践。

    医生的职业要体现人道、善良、关切与爱护。医生的对象不是发生了毛病或故障的机器。否则,情感交流变成数字传递,诊病变成冷酷无情的判断。医生只注重检查结果,可能只见病不见人;病人只相信仪器,可能只见药不见医。这样,仪器、实验室将医生病人隔离,这有悖于医学宗旨,也是当代医学的新危机。

    著名医学教育家张孝骞曾说:“医生的真正教师是病人,”脱离开病人不可能成为好医生。林巧稚大夫经常告诫我们,要永远走到病人床边去。

    不仅诊断,治疗上心理也起巨大作用,忽视这点再好的药也难奏效。只开处方不愿接受咨询,不会解释,只算半个医生。

    我们愿意接受和采用新技术,也无意于呼吁医生返璞归真,只想我们要正视自己的病人。

    文图均摘自《一个医生的故事》,郎景和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医患关系的ABCD原则

    “ABCD”原则指 Attitude(态度)、 Behaviour(行为)、Compassion(同情)、Dialogue(对话)。

    态度为首要。诚恳、信任拉近医患距离,成为“战友”共同对付疾病。不良态度是傲慢、生硬、冷淡、猜忌、歧视……。

    关键是行为。一启齿、一举手、一投足,都应体现友善和关爱。医生要走到病人床边去,做面对面的工作,不要只凭检查和化验报告做结论、下诊断、开处方,“离床医生不是好医生!”不良的行为是:冷酷的脸、面无表情,总以为病人是脏的,只盯着检查报告,对病人都不看一眼……

    同情是医生的天性。仁爱之心、慈善之心为医生的根本情怀,或从医的本源。同情病人的遭遇和不幸,痛苦和伤感,困难和纠结、意愿和难耐。帮助、解救、慰藉他们。

    不良的情绪是:不关心、无怜悯(怜悯这个词并不错)、缺乏体恤、“看病如同修理机器(没有感情交流)”……

    对话是交流、沟通、诊疗的一部分。对话需要尊重与倾听、耐心与接受、坦诚与沟通、肯定与澄清,引导与总结。善于对话是医生的基本功。“缺乏共鸣(同情)与交流,应该看作与技术不够一样,是无能力的表现”(福冈宣言)。

    不会或不善于对话的表现:简单、粗糙、教训、罗列局外人听不懂的术语,不耐心,自以为是,似是而非……

    纵然有丰富的医学知识、高超的医疗技术,“ABCD”都不懂,“ABCD”都不会做,又怎能施行好的医疗活动呢?

    医生和病人是活生生的人,医疗活动和医患关系就变得复杂。我们首先应牢记“患者第一重要!”,“ABCD”原则不都是以病人为中心吗!

    摘自《一个医生的故事》,郎景和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我收到的“红包”

    新时代的医生必须是细心的观察者、耐心的倾听者和敏锐的交流者。交流是双方面的,医患交流其实就是交心。

    三十多年未辍的贺年片

    每年春节之际,我都会收到一张贺年卡,三十多年从未间断。虽然只是一张卡片,我把它视为珍贵的礼物,一张平安喜报。

    寄卡的人,当年只有8岁,很聪明,讨人喜欢。不幸的是她得了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瘤子不小,很恶性。按当时常规的做法是要切除子宫和双则卵巢,辅加化疗和放疗。

    那时,我们正在进行卵巢癌的系列研究,已经开始试图只切除患瘤卵巢的手术,并于术后给予敏感的化疗。但我们要共同承担复发的风险和不安!

    手术和化疗的实施都顺利,必须保持警惕,严密随诊,观察影像检查和肿瘤标志物。开始每月都得来,以后是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孩子长大了,瘤子没有复发。贺年片如期而至,是我所期盼的。开始是稚拙的铅笔字和小图画,后来竟然是精美的毛笔书法和国画。几句温馨的贺年话语,几行令人喜悦的消息:不休学了,考上初中了,考上高中了,上大学了(文科状元)!结婚了,生了个女孩……

    难道还有比这更珍贵的礼物吗?一个医生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因此而足矣!

    病人给我缝制的鞋垫

    那是一个叫“小凤”的病人。小凤是中年妇女,从农村来。五年前在当地做了开腹手术,术后一直发烧、腹痛,后来腹部又鼓起了包块,确认是腹壁脓肿。切开、引流,反复5次,伤口不愈,痛苦不堪,辗转来京。

    收入院后,充分的理解,审慎的计划,周密的准备,认真的施术,每一步都至关重要。小凤及丈夫的信任和友善让人感动,“我们全认了”是怎样的相许、朴实、宽容和鼓励!我们和外科、整形科等进行了反复会诊讨论,一定给小凤最好的、最有把握、能取得最好结果的手术治疗。手术很艰苦,却很顺利。

    术后恢复不错,伤口都愈合了。出院后一个多月,小凤复查,从提袋里拿出的东西让我惊诧:是用几层花布粘贴,又细细密密纳缝的一双鞋垫。她虔诚地举过头顶,交给我。我无法拒绝,虽然它不昂贵,我也不会使用,却是一位劳苦农妇的一片心意!我也是为她准备了一条腹带,这腹带比较硬实有力,适合她的治疗和恢复。她当然如获至宝,激动不已……

    摘自《一个医生的故事》,郎景和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钱柜娱乐网 html/201504/2053/06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