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药快讯 > 会议信息 > 正文
编号:13095914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报道
http://www.100md.com 2017年7月7日 中国中医药报
     《天津公报》:金砖国家认识到传统医学重要性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在津召开

    本报讯 (记者赵维婷)7月6日,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在津召开。会议发布了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议《天津公报》以及《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上建议,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建立多部门参与的公共健康治理协调机制。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崔丽在开幕式上分别介绍了《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和《天津公报》。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主题为加强卫生体系建设,促进实现健康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会上,李斌围绕加强卫生体系建设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将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推动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通过创新构建良好的卫生系统,充分考虑健康影响因素的广泛性、社会性、整体性,强调政府统筹协调。二是将共建共享作为促进健康的基本路径,建立多部门参与的公共健康治理协调机制。通过卫生计生、农业、教育、环境、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多部门参与的公共健康治理协调机制,鼓励动员多方参与、拓展健康服务提供渠道,强化个体的健康第一责任人意识。三是将深化改革作为促进健康的重要动力,为国民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坚持把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努力在分级诊疗、现代医院管理、全民医保、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监管等重点工作上取得新突破,通过建立优质高效、整合型的卫生服务系统,为民众提供全生命周期、全流程的健康服务。

    2016年金砖轮值主席国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部长贾盖特·普拉喀什·纳达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金砖国家拥有丰富的传统医学沉淀,必将在建设更加健康的世界方面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可以相互学习、相互借鉴、取长补短,让传统医药系统成为重要的医学系统当中的关键部分。

    《天津公报》提出,金砖国家认识到传统和替代医学的价值和重要性,重申支持世界卫生大会关于传统医学的决议和《世界卫生组织2014-2023年传统医学战略》,支持《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提出的传统医学发展倡议。他们同意对传统医学产品、技术服务提供者和实践进行监管和研究。通过适当的法规和政策,逐步适时地将传统医学纳入国家卫生服务体系。他们支持专家互访、组织研讨会、推广传统医学课程,从而促进安全和有效地使用传统医学。扩大包括传统医学在内的金砖国家卫生技术合作。重申将在与全球卫生议程和传统医学有关的重要问题上,进一步协调、合作与磋商。

    会场全天举办传统医药展览和中医体验活动。展览包括中医历史文化及中医药现代发展情况等介绍,体验包括针灸、推拿、拔罐等传统非药物医疗保健手段和部分现代化高端设备。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天津市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东峰,印度传统医学部长谢利帕德·耶索·纳伊克,俄罗斯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伊戈尔·卡格拉曼因,巴西卫生部副部长安东尼奥·菲格雷多·纳迪,南非卫生部副总司长萨米赞班·皮莱,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等国际组织,有关部门、各省和港澳代表,学者和企业界代表等出席会议。

    推进各方传统医药互学互鉴保障人民健康

    

    习近平致信祝贺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召开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前右一)陪同刘延东(前左二)及金砖国家卫生部长等参会代表参观传统医药展览。 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新华社天津7月6日电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6日上午在天津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信,对会议召开表示祝贺。

    习近平指出,疾病无国界。为应对共有的公共卫生挑战,金砖国家已经建立高级别对话机制,推进金砖国家卫生合作。我相信,本届会议将促进金砖国家和各有关国家交流经验、凝聚共识,携手应对全球卫生挑战。传统医药是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在促进文明互鉴、维护人民健康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医药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以其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方面的独特优势受到许多国家民众广泛认可。

    习近平强调,实现人人享有健康是我们共同的美好愿景。我希望各方充分利用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机制,深化卫生健康领域交流合作,推进各方传统医药互学互鉴,携手应对公共卫生挑战,为保障人民健康作出贡献。

    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开幕式上宣读了习近平的贺信并发表主旨演讲。她指出,卫生合作是金砖国家人文交流的重要内容。作为2017年金砖国家轮值主席国以及大会东道主,中国政府期待同致力于金砖国家卫生合作和传统医药发展的伙伴们一道,凝聚合作共识,规划合作蓝图,推动人类健康事业发展。

    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传统医药部长及高级别代表,世界卫生组织等有关国际组织代表,国内相关领域代表等参加会议。

    习近平致2017年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的贺信

    值此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召开之际,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出席会议的各国卫生部长及政府代表、国际组织代表、专家学者等各方嘉宾,表示诚挚的欢迎!

    疾病无国界。为应对共有的公共卫生挑战,金砖国家已经建立高级别对话机制,推进金砖国家卫生合作。我相信,本届会议将促进金砖国家和各有关国家交流经验、凝聚共识,携手应对全球卫生挑战。传统医药是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在促进文明互鉴、维护人民健康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医药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以其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方面的独特优势受到许多国家民众广泛认可。

    实现人人享有健康是我们共同的美好愿景。我希望各方充分利用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机制,深化卫生健康领域交流合作,推进各方传统医药互学互鉴,携手应对公共卫生挑战,为保障人民健康作出贡献。

    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习近平

    2017年7月6日

    把传统医学打造成民心相通的合作品牌

    王国强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上作主旨发言

    本报讯 (记者赵维婷)在金砖国家合作第二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传统医药成为卫生合作的新增长点。7月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上作主旨发言,建议把发展传统医学纳入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把传统医学打造成民心相通的合作品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主持会议。

    本次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主题为开放包容,互学互鉴,让传统医学造福人类。王国强表示,中国政府之所以在较短的时间内编织起全民基本医保网络,并且以较低的投入获得了较高的收益,为解决医改这个世界性的难题提供了“中国方案”,开出了“中国处方”,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于选择了一条坚持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并重的中国特色的卫生与健康道路。

    为重视并充分发挥传统医学作用,共同应对卫生与健康领域问题,王国强提出五点建议。一是完善发展政策。切实把发展传统医学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纳入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作为各国医药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加以统筹谋划和大力推进。在政策制定中充分遵循传统医学的规律,体现传统医学的特点,反映传统医学的要求,建立健全保障传统医学发展特色优势的法规体系、政策体系、管理体系、评价体系和标准体系,并推动各项政策向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传统医学来聚焦和发力。

    二是推动互学互鉴。坚持相互尊重的原则,尊重各国彼此的文化传统,尊重传统医学的平等地位,尊重和照顾彼此国家传统医学蕴含的核心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念,相互学习和借鉴各自传统医学在全生命周期保障人民健康的长处和优势,把传统医学打造成为深化卫生合作、增进民心相通的合作品牌和靓丽的名片。

    三是开放融合发展。用开放、包容的心态,一方面积极地吸收和借鉴现代科学技术的新成果、新技术、新方法,为传统医学所用,不断地丰富、发展和完善传统医学的理论、技术体系,促进其更好地全方位、全周期地保障人民健康。另一方面,促进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融合发展,聚焦艾滋病等传染病防控、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控、抗生素耐药防控等重大健康问题,充分发挥两种医学的各自优势,在重大疾病防治方面形成独特的、有特色的诊疗方案,不断提高重大疾病的防治水平。同时,坚持古为今用,推动传统医学中蕴含的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代健康理念相融相通,更好地服务于人类健康。

    四是满足健康需求。坚持创新引领,坚持政府引导和市场驱动两个“轮子”一起转,坚持健康事业与健康产业两个“翅膀”一起飞,充分释放传统医学在预防、养生、保健、康复等方面的活力,推动传统医学与养老、旅游、互联网、体育、食品等产业的有机融合,多渠道丰富健康服务和产品的供给。把以传统医学为重要内容的健康产业打造成为各自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五是打造合作典范。发扬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坚持以改善民生为导向,以增进健康福祉为目标,加强政策协调和发展战略的对接,支持传统医学融入自身的医学体系。加强传统医学之间的沟通交流,拓展合作范围,深化合作成果,健全合作机制,建立定期交流制度和合作的网络,把传统医学的合作推向更高的水平、更大的范围、更深的层次,成为新时期金砖国家的合作典范。

    会上,印度传统医学部长谢利帕德·耶索·纳伊克,巴西卫生部副部长安东尼奥·菲格雷多·纳迪,俄罗斯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伊戈尔·卡格拉曼因,南非卫生部副总司长萨米赞班·皮莱等就把传统医学融入现代医学体系,推动传统医学发展并加强合作等作主旨发言。

    会议还就传统医学融入各国医药卫生体系、传统医学发展和应用展开专题研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佘靖、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刘保延、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黄璐琦院士、越南卫生部传统医药局局长范武庆等参加研讨并发言。

    《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发布

    本报讯 (记者赵维婷)7月6日在天津召开的金砖国家卫生部长会暨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发布了《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

    宣言提出五项基本合作原则,一是共同加强传统医学作为重要资源融入本国卫生保健体系的必要性,积极推动鼓励传统医学教育实践、治疗手段及执业人员培训,系统地提高健康服务的质量和范围。二是尊重、保护、促进并且适当地传播传统医学知识,深化对传统医药作为有利资源应用的安全性、有效性与服务质量的理解,发挥传统医药在疾病预防、治疗和预后方面的优势。三是共同规范传统医药产品生产,推进2016年12月新德里传统医学高级别会议的成果。四是科学探索传统医学知识经验,创新传统医药研发和保健。五是金砖各国应采取公平和谐的措施,促进各国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从业人员间知识、经验、和技术的有效交流。

    在五项基本合作原则的基础上,金砖国家传统医药高级别会议与会者提出三点倡议,请世界卫生组织继续为金砖国家落实《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战略(2014—2023)》及其与世界卫生组织各成员国开展合作提供帮助;共同深化金砖国家政府部门及民间机构在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促进在知识技术、科研经验、能力建设和研发项目等方面的进一步交流与合作;欢迎并积极邀请其他感兴趣的国家政府部门或专业机构加入上述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对话。

    传统医药已成巴西医疗重要组成部分

    

    巴西卫生部副部长安东尼奥·菲格雷多·纳迪:

    传统医药对于全世界各国人民提高医疗服务水平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巴西政府认为,传统医药是医疗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些年,巴西政府强调传统医药在医学服务领域的重要性,加强了其在医疗服务当中的地位。在巴西,传统医药已经是各个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全国有1900个医疗服务机构注册为民众提供各种形式的传统医药服务。仅在2016年,我们接受过传统医药服务且登记在册的患者就有200万。从去年到现在,我们新登记了14种传统医学的就诊方式和处理方式,使得我们在传统医药领域的治疗方法和处理方式达到了19种之多。传统医药在全国各地的医疗中心、大型医院、精神治疗所和孕产医院等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巴西政府致力于开展传统医学培训,让更多的医生掌握传统医学的治疗方法。2014年~2016年,巴西有17000名医疗从业人员在接受传统医药领域的培训。2017年,预计将会有9000名医疗服务人员接受相关培训。同时也加大草药和其他传统医学疗法的使用力度,使更多的巴西人能够享受到传统医药的服务。

    我们在医疗领域建立起了统一的监督体系和管理体系,也促进了传统医药的普及和使用,使传统医药进一步融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医疗服务体系当中。巴西的传统医药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着资源和资金的支持,政府会根据一个地区和城市的人口和掌握传统医药技术的医师人员的比例给予政府专项拨款。2016年,巴西在传统医药领域的投资达到了50万美元。

    随着传统医药影响力逐渐提升,巴西日渐成为国际医药合作领域中传统医药的重要参与者和发言者。巴西致力于将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关于传统医药的政策融入国内法规体系之中。在地区合作方面,巴西在整个拉美地区对传统医药的使用和推广方面发挥着日渐重要的作用。我们建立了巴西传统医药研究合作中心,中心不仅面向巴西国内,而且对于整个拉美地区的其他国家来说,也起到了推动传统医药发展的作用。

    我认为,金砖国家建立的合作机制在传统医药发展领域方面具有非常大的潜力,我希望金砖国家之间能就更多的合作形式进行探讨,特别是在传统医药领域的培训、科学研究等方面。同样,巴西也会在传统医药的实施环节为大家提供更多合作、交流的机会。(文字由实习记者杨镝霏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将传统医学融入现代卫生体系

    

    印度传统医学部长谢利帕德·耶索·纳伊克:

    医疗问题在很多国家都是重要问题,无论是医疗的可及性还是文化的差异都将成为严峻的挑战。我们需要应用传统医学来应对潜在的挑战,特别是疾病的控制,以及慢性病的治疗。金砖国家也要大力发展我们的传统医药,来提升总体人口的健康质量和生活水平。

    在印度,我们有一些政策项目和支持性的计划,将印度传统医学融入现代医学体系。印度政府非常支持传统医疗技术,为了发展传统医疗体系,印度政府在科技方面不断增加投入,增加医疗服务的可及性,使人们能够付得起医疗费用。

    传统医药在增进人们的健康方面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印度在发展传统医药的同时,也越来越多地关注与国际方面的合作,在本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开展有关印度传统医学方面的合作。联合国会议的召开已经使全球对印度医学都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瑜伽相关的专业知识也得到传播。与此同时,印度通过与其他金砖国家的合作,尤其是与中国政府在中医药方面签订合作协议后,更进一步推动了彼此之间的互助。

    目前我们所实施的这些政策和战略,代表了印度政府为发展传统医学所作出的努力。我们一定会继续实施我们所提出的政策和战略,和金砖国家一道实现繁荣。我们和你们共有一些担忧,同时我们在传统医药方面都共有优势,所以我希望相互之间更多地进行研讨交流,以友好的方式实现传统医药的振兴,这也符合我们公众的利益。

    我们应该共享我们先进经验,同时也要相互学习传统医药方面的专业知识,提升服务和药品质量。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加强产业合作,进一步拓展传统医学领域的合作。

    我相信,通过切实实施《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以及《天津公报》,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最佳解决方案。我也相信,通过传统医药的高级别会议,我们一定可以实现全民健康以及传统医药的更广泛的应用。我希望与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以及所有的参会方更多地相互交流,达成更好的协作。(文字由实习记者杨镝霏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不断增强传统医药在南非的使用

    

    南非卫生部副总司长萨米赞班·皮莱:

    南非有很丰富的传统医学文化,南非政府正致力于把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为南非人民的健康服务。

    目前南非有超过20万的传统医学从业者,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们最可及的医疗服务仍然是传统医药。为了让传统医药更好地发展,很多地区的组织、机构和传统医学从业者们都开展了面向公众的活动,增进人们对传统医学的了解。

    目前,南非正在与其他非洲国家一起建立一个共同框架来发展各自的传统医学,不断增强传统医药的使用。

    在南非,我们有着非常丰富的传统医学知识,主要体现产品、技能和对传统医学的践行三个方面。

    在产品方面,南非绝大部分传统医药产品是草药植物。这些草药的效用、功能都还没有得到完全验证,但借用西方医学的方法去验证这些传统草药的有效性有时很困难。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是去检查它们的历史记录,包括使用效果如何、是否安全等,这实际上就是要求我们去改变判断一种药物有效性的方式。这种改变事实上也面临着一些挑战,需要我们加大研究力度,了解植物生长的习性、位置以及当中的有效成分等。

    在传统医学从业者的技能方面,在非洲,很多传统医学都是口口相传的,很难找到一本关于非洲传统医学的书。因此政府很难去评估一个传统医学从业者的做法是否有疗效,是否存在安全风险,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对传统医学的践行上,我们有非洲传统医学从业者委员会,其目的就是去规范这些人的做法。委员会会决定每一类疾病和每一类医药的相关政策,并且有相应的惩罚性措施,防止传统医药被滥用。

    非洲传统医药目前面临的挑战就是怎么样能够让一些传统的治疗方法真正融入现代卫生体系,让医疗系统的专业人员能够更好地掌握这些传统医学技巧,这也取决于我们今后的实践。因此,我们非常支持今天发布的《金砖国家加强传统医药合作联合宣言》和《天津公报》。(文字由本报记者 黄蓓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建立合理完整的传统医学体系

    

    俄罗斯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伊戈尔·卡格拉曼因:

    我认为,传统医学在维护身体健康、预防疾病方面有重要的作用。为进一步推动传统医学,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合理、完整的传统医学体系。

    根据俄罗斯法律,从事传统医学活动的人员必须得到各地区卫生医疗机构发放的许可证。目前,传统医学在俄罗斯得到了广泛的使用,但是我们仍需要进一步深入了解传统医学。

    基于此,俄罗斯卫生部设立了专门的委员会,主要功能就是分析传统医学疗法,分析现在从事传统医学活动的人员的医疗行为,并出台建议和相关的监督措施、法律法规。

    多年来,针灸在俄罗斯卫生领域得到了广泛的使用,这离不开中国传统医药相关机构的大力支持。在此,我想对中国政府表示感谢。

    我们非常重视加强与各国在传统医学领域的合作,近些年,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和突破。几年前,我们成立了俄中医科大学联盟,这个联盟下设两个传统医学中心,我们还将在更多大学里成立相关机构。

    现在全世界各地对传统医学的兴趣都在不断增强,我认为,传统医学在全民健康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不应该把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分隔开,而应该思考在哪些领域上把它们融合起来,来解决人民的卫生问题。(文字由实习记者杨镝霏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青蒿素成果惠及科摩罗人民

    

    科摩罗卫生部内阁长官穆瓦亚蒂·萨利姆·布瓦耐蒂:

    关于科摩罗的传统医学,我想谈三个方面:我们国家在传统医学方面的应用、卫生部在推动传统医学应用方面作出的努力,以及我们和中国政府在对抗疟疾方面的合作。

    对于科摩罗来说,传统医学的一个优势就是它是可用的,而且是可及的。我们国家在传统医药方面的使用是混合型的,从17世纪开始,我们就已经获得了很多传统医学的知识和应用方法,其中也包括一些亚洲的传统医学方法。很长时间以来,传统医学都是我们的人民首选的医疗方式,而且在很多地区,传统医学是唯一的治疗方式。

    自2003年起,在国家级战略框架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科摩罗人民开始认识和应用中国的传统医药,中国的传统医药也惠及更多的科摩罗人民。

    中国政府在提炼青蒿素、对抗疟疾方面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中国政府对我们作出的支持和贡献。从2014年起,在我们新的中非合作框架下,中国政府和科摩罗政府延续了之前的计划,在药品生产和医疗队合作方面作出了更多的努力。

    此前的合作和取得的成就已经为我们两国之间的新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控制疟疾方面,科摩罗政府已经推出2017-2025年的新计划,我们会注重推进对相关条约的执行,尤其是在管理和标准化两个方面。

    此外,我们国家也非常注重跨部门的合作,这也是中国政府和我们之间抗疟疾战略合作的重要部分。我们强调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整合合作,尤其是在一些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之下的合作,这一点对于科摩罗来说非常重要,对于所有的面对相同挑战的国家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值得相互借鉴。(文字由本报记者 黄蓓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制定传统医药领域系列标准规范

    

    世界卫生组织服务提供与安全司司长爱德华·凯利:

    WHO在促进传统医学发展方面有了很大的进展,未来,我们的重点是要将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进行整合。传统医药能够对医疗系统作出了很大贡献,能够让我们以更好的可及性来提供医疗服务。金砖国家的会晤是共同推进工作的契机。

    WHO的策略包括三个方向:构建知识库、增加质量安全管理和提升全民医疗覆盖。在每一个方面,我们都应该采取战略上的行动。根据WHO在传统医药方面的调查可以发现,我们对于草药的监管也在不断进步,但是在传统医学疗法方面的监管还不够。

    昨天我参观了天津的一些医院和大学,发现中国在传统医药方面科研实力非常强大。但这只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基础,我们需要分享数据、知识,创造平台来更好地管理传统医学方面的知识,并且协调我们的研究。

    在传统医学领域,各国之间的合作力度还不够,特别是药物的使用方法、临床研究上仍需加强。继续开展传统医学国际疾病分类项目更有利于加强对传统医学的了解。最后是在标准方面,目前国际标准并没有完全覆盖到传统医药领域,因此我们希望制定系列标准规范,加强对针灸等传统医学的规范管理。WHO组织了很多跨境的政府官员培训项目,让他们来学习新的规范标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行动。总而言之,在传统医学领域,我们不仅仅要开展技术和研究,还要去发展规范制度,从总体上提升医疗水平。

    WHO总部有一个针灸铜人的雕像,这是来自中国的礼物,对于传统医学的国际合作来说是一个里程碑,我们期待和中国进行更多的合作。(文字由本报记者 黄蓓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越南传统医学已成为独立体系

    

    越南卫生部传统医药局局长范武庆:

    越南传统医学有很长的发展历史,同时,现代医学也已进入越南。越南医学结合了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越南传统医学已经成立了一个体系,每个现代医院都有一个传统医学科,另外还有1万多个传统医学门诊室。在教育方面,现代医科大学应该都有传统医学的课程,每个医科大学都有传统医学系。现在,在越南有传统医学大学,还有传统医学研究院。

    我们希望各国在传统医学方面互相学习、合作。(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推进中医药国际化、标准化进程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原卫生部副部长佘靖:

    中医药作为中华文明的杰出代表,是中国各族人民在几千年生产生活实践和与疾病作斗争中逐渐形成,并不断丰富、发展的医学科学,也是世界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坚持中西医并重方针,逐步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国家及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兼有中医药管理部门,目前建成了覆盖城乡的中医药服务体系。国家基本的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已经覆盖到了中医药,民众可以自由选择中医或者现代医学进行医疗卫生保健。在中国,中医药已经完全纳入了国家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西医共同承担着维护和增进民众健康的任务。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于2003年成立,经过14年的发展,已经拥有67个国家和地区的253个国际团体会员。

    我们一直致力于中医药学的国际传播、学术推广、标准研发等工作,我们搭建了世界中医药大会、区域国际会议、专业委员会会议三级学术会议平台。世界中医药大会已经在世界14个国家轮流召开,通过这样的合作,增进了中医药和西医药,以及其他传统医药之间的互相尊重和相互了解,同时有效地增强了中医药在各个举办地的影响,对中医药逐步进入当地医疗体系起到了促进作用。

    我们还努力推进中医药的国际标准化,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发布了17部国际组织标准,在我们的会员单位使用。我们将努力加强中医药学和各国传统医学的交流和合作,推进中医药的国际化、标准化进程,为促进中医药进入各国医疗卫生保健体系发挥更大的作用。相信中医药在全球能够得到更多、更广泛的应用,惠及广大民众。(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发挥中医药优势解决医学难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

    传统医药、中医药融入现代医学卫生体系,这是应对当代全球的健康挑战的紧迫需求。人类发展到今天,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一个是发源在西方,得到了快速发展的现代医学。另外一个是发源于东方,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这两个体系有自己不同的理论框架和医疗方法。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祖先在和疾病斗争中,创造发展的独特理论体系。中医在过去的岁月里为中国人民的健康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今天也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当代医学面临着两个严峻挑战。第一个挑战表现为,当代社会随着经济发展,正在快速向城市化、老龄化社会过渡,人类的疾病发生了重大变化,肿瘤、心脑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神经性疾病这样一些非传染性的慢性病,已经成为我们当今面临的最大的健康问题。当代的医学实践已经表明,以“治病”为目标的医疗模式,不足以遏制慢性病的蔓延趋势。由于单一的治疗思路不足以攻克多因素导致的复杂疾病,现代医学的思路必须要有系统性的思考。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医的防病和保健理念,以及整体性的多靶点治疗都显示出了一定的意义。

    当代医学面临的第二个挑战就是医学模式面临的困境和全球医疗费用问题。这就导致我们对医学目的、医学模式进行反思。促使医学模式的转变,成为当代医学面临的重要问题。要解决全球性的医疗问题,我们必须要对医学目的做根本性调整,把医学发展的战略优先从以治愈疾病为目的高技术的追求调整过来,转变为预防疾病,促进和维护健康。只有是以预防疾病、维护健康为首要目的的医学,才是可持续的医学。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医学融入各个国家的医学体系,把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汇聚和交流,已经成为时代潮流,它不仅成为医学科学的强大推动力量,而且也成为临床实践中提高医疗保健水平、降低医疗费用和社会成本的有效手段。

    怎么实现把现代传统医学体系纳入传统医学的理论和实践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要大力把大健康的概念,把治未病的概念放到医疗体系中,从这个方面发挥传统医学的优势,使得我们能够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往前移,重心往下移,把防病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第二个方面,充分利用当代科学发展提供的机遇。现在信息科学发展非常快,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等,提供了很多新技术,不但会深刻地改变各个方面的生活方式,同样也会深刻地影响到健康,影响到整个服务业以及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大数据、互联网对卫生健康产业发展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依据。基于大数据的信息化数字健康,必然会成为新兴的健康产业和医药卫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维护健康的关键在于早期监测,要大力发展基于人体健康信息、传感器和大数据管理的早期监测平台,并且通过云计算把这些信息进行储存、收集、分析和管理,为健康维护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

    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经验和尝试。通过移动互联网,我们可以把中医药服务提供到各个方面。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新的健康服务体系,可以跟社区和居民服务结合起来。(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将传统医药和现代医药相结合

    

    多哥共和国洛美大学教授都提·高古:

    传统医药提升了我们国家人民的健康水平,目前多哥接触到了更多的传统医药以及其他形式的医药。大自然的植物、动物,为我们一些大草原上的原住民提供了所需要的传统医药的原料,所有的这些都可以和我们的现代医学相结合。

    我国政府相信,我们可以通过结合传统医药和现代医药来提高医疗疗效,相互借鉴、互学共融,以更好地预防致命性疾病。我认为这次高级别会议是一个极好的机会、窗口,让我们能够找到解决方案,去应对多种疾病所带来的挑战。

    因为有着相同的目标,我们国家愿意和其他国家一起,建设一个国际传统医药、医生社群,它的职责就是把言语变成行动,与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应对我国不同的疾病。我所倡导的这个社群是一个重要项目,将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能够帮助我们去更好地规划传统医学发展的道路。在真正取得成功之前,我们需要高技术,同时,也计划推进人口健康教育,让他们对传统医药有更好的理解。(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中医药法为各国提供中国方案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黄璐琦:

    关于如何把传统医药融入各国的医药卫生体系的问题,我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的颁布实施,就是提供了中国的方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中明确了中医药服务、中医药的保护发展、中医药的人才培养、中医药的科学研究以及中医药的传承和文化传播。

    中国政府规定了中药材种植、养殖、采集、储藏和初加工的技术规范、标准,加强了中医药生产、流通过程的质量监控,保证了中药的安全。

    并且,严格管理肥料等农业投入品的使用,对于药用衍生的动植物资源要动态监测;建立起自己的药物服务资源和相应的标准和规范。

    这对于世界各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中国为世界传统医学提供宝贵经验

    

    甘肃省卫生计生委巡视员甘培尚: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推行传统医学,传统医学是各国人民长期和疾病作斗争过程中,总结出来比较系统的医疗方法和完整的经验。目前已经进入医学科技高速发展的新时期,但是很多国家的传统医学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以我们中国为代表的中医学,不仅对我们中国,甚至还影响到世界各国人民,它成为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所以中国发展中医药,为世界传统医学融入医疗卫生体系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传统医学如何融入我国医药卫生体系呢?我认为:

    第一,在我国医药卫生体系的发展规划中,将传统医学纳入大的医疗卫生体系。在管理体系上,中央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地方有省级中医药管理局,对于中医药工作,由政府牵头去具体抓落实。

    第二,完善传统医药服务体系。把传统医药服务体系纳入大卫生医疗服务体系之中。在不同层面设立中医医院,而且在综合医院也有中医科、中医病床等。传统中医药已经纳入到了大卫生服务体系之中。

    第三,制定一整套完善的保障传统医药发展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举措。今年颁布实施的中医药法就为保证中医药在我国茁壮成长、发展壮大,提供了法律依据。它从中医药的管理层面,从政府保障、财政支出、人才培养、科技支撑、中医药的资源保护等方面提供了法律依据。同时国家还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作为保障。

    甘肃省的中医药医改之路独具特色,按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六位一体的方向,全面整体推进。目前,省、市、县都有中医医院,现在已经有86个县级中医院,48个已经加上了中西医结合的牌子,全方位提供中医药服务,所有的乡镇卫生院、服务中心都能提供中医药服务,这样有特色的医改之路是我们近3年取得的成效。

    另外,传统医学要融入国家医药卫生体系,必须加强建立国际交流与合作。合作不仅要融入进去,而且要实现标准化和规范化。(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积极发挥中医药防治慢病优势

    

    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卫生局局长李展润:

    预防慢病有助于改善健康的情况,现在在预防治疗方面,澳门有7个卫生中心和3个卫生站,主要针对一般的常见病、多发病,以及诊断明确的慢病提供医疗服务,服务是综合性的,主要以预防、诊断、治疗、康复为一体,同时我们还推广糖尿病、高血压的控制计划,又定期举办慢病的自我管理课程,去年我们开启了这项工作。开展健康管理的计划,主要是帮助居民管理好自己的身体状况。澳门是一个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大部分的居民治疗疾病和养生保健都一直有用中医药的习惯,对中医药有很大的需求。

    澳门很早已经认可和确立中医药的地位,在1999年开始,已经把中医药服务融入公共卫生服务系统,从而提供中医药在医疗服务体系中的覆盖率。澳门卫生局不断完善中医药行业的监督和管理工作,多年前已经制定相关的监管体系,规范中医、针灸、推拿师执业,而且为了完善中医产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又制定了一系列推动中医产品标准化的措施。中医药在澳门的卫生体系中已经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而且也满足了居民的保健和医疗需求,但是还需要继续完善。未来的工作包括促进中医西医的融合,制订中医药产品的服务和剂量标准,加强临床研究工作,提高教育方面的能力,以保证中医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合理使用,促进和维护居民的健康。我建议联系各方面的利益群体,包括传统医药领域的专家学者们、医疗机构和科研学术团体,共同推动传统医药的继续发展,让传统医药在维护全人类健康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文字由本报记者 张梦雪整理 图片由本报记者 陈计智摄)

    疗效是中医药发展的关键所在

    

    广东省中医院名誉院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会长吕玉波:

    中医药要发展、要应用,关键在于临床疗效。广东省中医院一直将“把中医药的临床疗效发挥到极致”作为我们的历史责任。具体到医院的实践,也可以说疗效是硬道理,是不可替代的关键要素。广东省中医院在20多年中,每年服务的住院病人有10多万人次,门急诊病人有700多万人次,这些数字每年还在不断增加。为什么能实现这样的发展?从医院的发展战略来说,就是一直致力于提高中医药临床疗效。

    第一,中医药疗效提高的关键是要有高水平的中医药临床人才,我们采取了许多措施把医院变成人才成长的沃土,希望在这里能够成长出高水平的临床人才。我们认为,高水平的临床人才必须“读经典、跟名师、多实践”,这三大要素让临床人才队伍成长得越来越快。

    第二,祖国医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要提高临床疗效,离不开对这个宝库的挖掘。这些年来,我们围绕着临床关键问题,不断地挖掘、整理祖国医学宝库里面的“宝贝”,包括经典文献的挖掘整理、中医名师经验的继承、来自民间的偏方等各种各样的特色疗法,只要是安全有效、有利于提高临床疗效的,我们都试着融合到治疗方案中去,为病人提供更好的诊疗方案。

    第三,中医药临床疗效的提高,不仅是“医”的问题,还有“药”的问题。药就好像是战场上的枪炮和子弹,跟不上去不行。这几年,我们特别重视把关药品质量,包括是否按照传统的炮制方法来进行加工。我们一直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共同去控制中药质量,保证优质中药按照传统的加工炮制方法进行生产,最终应用到病人身上。

    第四,提高中医药临床疗效离不开科技创新,而对于中医药来说,实现科技创新更重要的是要做好临床研究。临床研究是在临床治疗中提取出关键性问题,进行科学研究,再把结论反过来应用到临床治疗中去,助推临床疗效的提高。我们利用循证医学的研究方法,跟卡洛琳斯卡大学合作,进一步开发、深挖基础研究。

    第五,中医药作用的发挥不应该仅仅在临床上,正如国务院去年印发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提出,中医药要在重大疾病治疗中发挥协同作用,在治未病中发挥主导作用,在疾病康复中发挥核心作用。中医药健康服务在人们全生命周期都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广东省中医院很早之前就建立了慢病管理中心,目标就是要让中医药在人们的健康全过程发挥作用,现在形成了许多有效的“服务包”,已经推广到了基层,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借助传统中医药研发创新疗法

    

    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院教授派·约翰·雅库布森:

    2015年,屠呦呦教授获得了诺贝尔奖。当时,卡洛琳斯卡医学院接待了来自中国的中医药领域的院士和专家。后来,我们还参观访问了广东的中医院校,接触到更多的专家和学者。我们有共同感兴趣的研究课题,那就是中国中医药,特别是中医药对于某些疾病的应用。我们知道,很多西药都含有从植物或动物当中提取的成分,所以自然界中的动植物对于一些疾病的治疗是非常有效的。

    过去十年当中,欧洲和美国的相关研究让我们了解到了中医药的效果,同时,我们对于基因的遗传效应等产生了更多的了解。这些进步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人的基因特性以及在DNA和RNA的层面上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有助于研发药物,停止或者延迟某一些感染性疾病的病程。我们能够从传统中医药中学到很多创新性的疗法,比如青蒿素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相信通过未来的高效合作,会有更多的火花显现。我非常关注目前正在研发的创新疗法,相信对于病人的治疗应该是循证的,在传统中医药方面需要进行更多的治疗实验。

    为了继续推动中医药的发展,我们必须了解中医药真正的疗效。当然,我们也需要保证不同种类的中药在共同使用时不会产生一些损害健康的副作用。这些研究有助于我们达成共同的目标。

    中俄合作为两国传统医药带来机遇

    

    莫斯科第三医科大学副校长列夫琴科·奥列格:

    在俄罗斯,我们正在不断发展传统医药。2014年6月,莫斯科第三医科大学和哈尔滨相关医学院校开始合作,研究的问题包括药品的使用安全、如何保证医药效果等。打造这样一个大学之间的合作平台,对于中医药在俄罗斯的发展和应用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我们已经在俄罗斯打造了一系列重要的中医研究中心。在2016年,我们还签署了第三医科大学与安徽中医药大学之间的合作协定。

    我们的大学还开设了俄罗斯第一家中医药临床研究所,这是中俄共同合作的一个成果,主要在临床、科研和教育三个方向开展合作,能够让我们更好地将传统医药和现代医药相结合。在俄罗斯大学内使用传统医药,不仅能够帮助传统医药进一步推广和发展,同时也能够控制其有效性和安全性。俄罗斯医生协会也非常关注这一系列的工作,传统医药已经成为俄罗斯医学研究的重要板块。我认为,中俄两国在传统医药上的合作得益于两国医科大学之间的合作,搭建起了一个非常好的桥梁。

    当今,我们有完善的传统医药发展途径,制定了一些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且鼓励不同的人去认识传统医药。我们似乎已经寻找到了一个发展传统医药的途径。发展传统医药当然也包括中医药以及其他国家的传统医药。我们目前在现代医药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难题,其中有些问题可以从传统医药里找到解决的方案。我们想通过科学的研究手段,让传统医药得到更多的应用。现在俄罗斯的医生和普通民众已经对中医药不再陌生,对中医药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比较高的阶段,希望与中方展开进一步的合作。

    加强多方合作助力传统医药发展

    

    马拉维卫生部临床医学副主任弗斯科·奈德森·吉文:

    传统医药必须在全球取得应有的地位,它也应该成为我们的健康决议当中的关键要素。通过中国中医药以及其他金砖国家传统医药的发展,真正地建立起传统医药系统。

    在马拉维,传统医药应用广泛,但比较分散,难以看到整个传统医药的全局,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挑战。保护传统医药对于维护人类健康具有重要作用。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也应该重视传统医药在整个医学体系当中的地位,而且是前所未有地重视。

    我们通过一些相关的倡议,指明了马拉维植物用药的重要性。此次大会让我更加了解了传统医药如何得到应用,造福人类。我相信,在金砖国家当中,尤其是中国,都在积极探索发展;我相信,通过传统医药,我们可以真正地实现高效而又可支付的药物治疗,让人们可以真正得到传统医药福利;我相信,我们一起携手,一定可以想出更好的方法,将传统医药与现代医药融合起来,真正实现全民健康。

    在传统医药的进展方面,我们已经出台了由不同政府部门所实施的相关政策措施,而且也影响到了社会的不同团体。我相信,鼓励更多的团体相互合作,一起推动传统医学,有助于我们医疗大系统的发展。而且,我也希望能够更多地找到我们自己国家的珍贵的传统药物,来造福我们的人民。我们现在已经计划在马拉维科学大学建立一个中医药相关学院,通过相关的教学,让人们意识到药用植物所处的环境对其疗效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医针灸疗效显著应大力推广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天津针灸学会会长石学敏:

    中医针灸学,对于慢性病、疑难病、老年病的治疗效果独到而有效。总体而言,针对现代医学分类,针灸对多系统疾病都有显著疗效。

    举例来说,我研究脑血管疾病50多年了,我们有800张脑血管疾病病床,治疗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恢复期和后遗症均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这个好的效果来源于非常严谨的治疗方案。因此,它也是可传播推广的,目前,我们已经培养了上千名研究生,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均有传播应用。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针灸可以预防高血压。高血压是脑血管疾病的一个主要发病因素,可以通过针刺降压。针灸降压方法跟化学药物降压方法不一样,可以减少高血压对脑血管的破坏。

    疗效评价研究为针灸保驾护航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中医科学院原常务副院长刘保延:

    今年是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成立30周年。12月,我们将在北京举行世界针联第九届会员代表大会和世界针灸学术交流大会。大会上,我们将进一步对针灸在世界各地的发展和使用进行研讨。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来建立针灸博物馆和针联网,把世界各地的几十万会员通过互联网联系起来,共同推动针灸的发展。

    在推动针灸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所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其中,我们体会最深的一点,就是传统医学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关键在于它的疗效。如何用科学的、真实可靠的证据来展示传统医学的疗效,是它能够持续发展的一个最根本的支撑。在这方面,世界针联一直把传统针灸的疗效研究作为非常重要的推动内容。中国针灸学会作为世界针联最大的团体会员组织,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我们自己的团队既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疗效评价中心,也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临床评价方法的重点研究室。近些年,我们在针灸临床疗效评价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活动。2013年,我们和韩国韩医研究院合作开展了针灸治疗过敏性鼻炎的临床研究。这个研究通过对韩国和中国共4个中心的200多个病人的随机对照研究,明确地展示了针灸治疗过敏性鼻炎的显著效果。研究文章发表在美国的相关专业杂志上,随后,美国制定的过敏性鼻炎治疗指南,明确把针灸列入到推荐方案中。

    2016年6月,我们在美国发表了一篇用针灸变针治疗常见病功能性便秘的文章。以前治疗该病都是靠药物,研究发现针灸治疗效果也不错。为证明其疗效,我们组织了中国15家医院参与,同时,请了美国、德国、英国等不同国家、不同领域的专家共同制定方案。通过1000多病例的研究,证明使用针灸治疗难治性便秘时,经过8周的治疗,其疗效在停针后可以持续两个月。文章发表后,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反响。大家认为针灸不光能止痛,还能治疗常见的便秘性病变。今年6月,我们团队又在美国发表了用针刺方法治疗妇女压力性尿失禁的文章,对500多例患者进行临床观察,证明了通过18次(6周)的治疗,能够取得非常明显的治疗效果。这些研究结果显示:针灸疗效确切,而且这些疗效是可以得到科学验证的。通过这样的研究,针灸的进一步推广、应用就有了基础。

    疗效评价的关键是要有疗效才能进行评价。之所以选择这两个病,都是因为我们在临床实践中发现,现代医学对这些病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而针灸的治疗效果又特别明显,但就是缺少证据,我们希望能够运用国际通行的规则来验证针灸的效果,与现代医学实现优势互补。

    我们认为,针灸的临床评价研究是这种传统医学实现发展应用的一条重要途径。当然,光靠随机对照试验还不够,随着大数据、互联网技术的出现,把真实世界的临床评价方法和国际通行的方法结合起来,两法并举,两条腿走路,传统医学的疗效一定能够得到更充分的论证。只有这样,传统医学才能得到更广泛、更持续的推广和应用。

    钱柜娱乐网 html/201707/0709/5491.htm